• 2009年11月18日

    同一时区的双重生活

    今天下午,超人在MSN上的出现很彻底地动摇了我的大脑对世界范围空间的思考习惯。在过去的4年里,当我想到地球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它的一条条经线,因为它们和晨昏线裹挟不清的切合情况很大程度上左右着跨时区交流的语言基调。比如像我现在这个时间在上网,如果你们哪个人“叮”的一声在MSN上冒头,我就会很惊讶。在这种情况下,人总是更容易接受(或者说意识到)存在着两个不同世界的事实。

    但是对于纬线这个dimension来说,就不是很明显。尤其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国土虽然辽阔,土地的内在牵连却非常紧,你很少感到顺着一条经线由北往南滑去,世界会发生什么大变化。在这种一维的空间思维习惯里,唯一重要的是晨昏线。但是今天,超人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在尼日尔。尼日尔在什么地方呢?我只提醒一句,尼日尔不等于尼泊尔--。他不但在尼日尔的荒原上骑骆驼喝骆驼奶吃烤羊,而且跟我在同一个时区,看着同一个太阳!这个事情真是太有意思了!可以想到某一天,这里开着50度的洗澡水,那里下着50度的热带雨,这就是维度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超越了文明界限,因为文明世界以内和以外(声明,我不是歧视……)的人可以在同一时刻看到同一个太阳。更不用说,那一边进行着的还是一种印第安纳琼斯式的生活!

  • 2009年10月31日

    夏天的最后印象

    应该是今年到目前为止照得最满意的一张了

  • 简单说来,就是我对自己现在所处的整个这个大环境只感到一种深不见底的失望。一般情况下,人的感情和反应都会遵循这么一种变化轨迹:愤怒-调侃-麻木。但是王小波说,人在20岁的时候好歹也该是个革命派才算有点出息。我在自己身上论证得出,愤怒加调侃加麻木在这种情况下结合而成的就是深深的无语,这多少和麻木还是有些不同的。问题不在于社会中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因为如果是这样,你就可以选择和这个环节划清界限;问题是整个社会都出了问题,所以你无法与一个具体对象划清界限,你的措辞无法一次指向全部的症结,而你做不到这点,也就无法做到压倒一切的雄辩,如果你不能压倒一切,也就会发现任何初衷、决心、机会在各个漏洞中迅速流失,而你最终的角色不过是个被动、温和的帮凶。

    这一点甚至不需要去看那些触目惊心、过于戏剧化的新闻报道。像我这样坐在办公室里用CAD画画图就能体会到了,即使不拿工资,我也可以成为公共财政的庞大白蚁中的一分子。因为可以蛀蚀的不只是货币,也有资源和权力。

    以下是随机看到的一则报道。提到它因为是这则新闻促使我今天写下上面的这些话,但显然它绝对不是最值得一提的事情。
    http://news.qq.com/a/20090818/001010.htm
    http://news.qq.com/a/20090818/000535.htm

  • 2009年04月28日

    回国的机票

    我订好了票,如果一切顺利的话,6月9日就回国,到9月11日。不过其中有满打满算的3个月实习。

  • 2009年02月07日

    考完了

    这算考完了。剩下的还有3个projets。考完的当天下午,又开了两个小时的会,又冒雨出去参观一个工程。下周又要开始照常上课了。这就是一所fucking GCU de la MERDE。我恨死它了。我受不了了。我的人生就毁在这里了。